当前位置 :| 酒店主页>酒店人生>行业精英> 正文 icon RSS订阅 icon 网站地图

《投资家》杂志:谁造就了沈南鹏

来源:《投资家》杂志 作者: >时间:2009-02-17 Tag:沈南鹏   红杉资本   点击:

 

图为红杉资本中国合伙人沈南鹏。

  “当下的中国能提供的最大机会是梦想成真。这是一个可以梦想成真的年代,当然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你会碰到挫折,可能遭遇失败。 但是如果你有一个好的创业想法,你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它,这在20年前是不太可能,但是今天中国社会上每个人几乎都有平等参与的机会。”——沈南鹏

  文/本刊记者 迟宇宙

  被叫做投资家的沈南鹏拥有多重身份,他的头衔包括“如家酒店连锁联合创始人及联席董事长”、“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及董事”、“分众传媒董事”。他最重要的一个身份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这些错综复杂的身份,像是沈南鹏参与分享过的各种插曲,既印证了他的过往与现在,也代表了他的未来。

  在被各式各样的媒体描绘成了一个“典范”与“偶像”之后,沈南鹏,曾经被誉为创业者伟大希望与崇高诺言寄托者的这位投资家相信,自己是被偶然造就,幸运地被时代点选,并且愿意在当下的中国,拖着疲惫的步子急速往前走的那个人。

  异乡人还乡

  1989年7月15日,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毕业的沈南鹏抵达了纽约。那一年他21岁。他是在6月6日那天拿到的签证。他怀抱着成为数学家的梦想,准备到哥伦比亚大学去。在所有他申请过的大学里,这所位于曼哈顿晨边高地、濒临哈德逊河的大学给了他最高的奖学金。

  那时候他身上只带了300美元,在9月初开学前一个子儿也从哥伦比亚大学拿不到。他没有办法,只好与住在纽约皇后区的一个同学凑合在一个房间里。同学的那所房子像是一个中转站,因为他喜欢招待一些过境的留学生。

  最初是兴奋和新奇,以及对未来无限的憧憬;可是当沈南鹏在那里住了一个月后,他突然发现大事不妙——

  一开始的时候他跟美国人讲中国故事,人家还饶有兴趣地听着;等到第二次讲的时候,人家就没什么兴趣了;等到第三次,人家根本不听了。他们在美国又能讲什么呢?沈南鹏就此发现,他在美国,只能成为一个异乡人。

  仅仅过了一年,沈南鹏就离开了纽约,去了康涅狄格州的纽黑文市。他从哥伦比亚大学退了学,到耶鲁大学去读MBA。选择MBA只是一种偶然,因为它与数学有那么一丁点儿关联;如果去读医学或是法律,他以前所有的积累都将变得毫无用处。

  他后来对一个访问者说:“我来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原本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数学家。结果却发现即使我没有这个能力,也可以向其他方向发展,比如说证券、商业等,都是很好的方向……”

  两年后,沈南鹏又回到了给他留下蛮深刻印象的纽约。这一次他带着一个MBA的学位和一张中国人的面孔,去华尔街寻找未来。

  那一年他23岁。他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既没有炒过股票,也没有开过公司,在读MBA之前甚至没读过《华尔街日报》。没有人愿意给这个“菜鸟”机会,他应聘过十几家公司,都失败了。

  最终,好运来了。花旗银行投资银行接纳了他。他在那里默默无闻地做普通的投资银行工作,专注着拉美证券及衍生产品。

  一切看起来不赖,仿佛是一个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事实却很无奈。因为他发现自己与整个外面的世界还是格格不入。那是一份竞争性很强的工作,他每天都在担心是否会失去它,所以不得不强迫自己去融入美国社会。他的融入并不成功,因为文化的差异,因为是个“异乡人”,他在痛苦中焦虑着。

  那时候也就有十来个中国留学生在华尔街投行上班,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聊天或是喝咖啡。他们聊工作,也聊家乡;聊生活,也聊往事。他们用这种方式打发乡愁,也打发无法被“美国”接纳的内心苦闷。

  数学曾经是这个年轻人最喜欢的事,成为一个数学家曾经是他伟大的梦想,然而这时候数学已经无法为他提供帮助,因为数学无法解决他的生存与苦闷,他也意识到自己这一生都无法成为一个杰出的数学家。他开始试着去喜欢华尔街,并且使自己相信,他得遵守一个规则,那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

  “在美国,你得面对现实。一个中国人在那里,什么生存之道最好,可能就变成了我自己的生存之道,所以我进了华尔街。”他说,“进去以后我发现我还蛮喜欢的,竞争非常激烈,节奏很快,需要动脑子,需要有一点点的创造力,让人能够不断学到东西,而且不断地激发好奇心。”

  1993年底的时候,沈南鹏看到了属于他的希望。那时候深圳证券交易所有一个代表团访问华尔街,领队的人叫夏斌,是深交所的总经理,今天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的所长。沈南鹏他们去参加了那次聚会,听到夏斌兴致盎然地讲中国的证券市场。他很激动,觉得自己有机会回到中国了。“这个机会来得很突然,国内的资本市场突然一下子起来了。”他说。

  花旗银行的面试过程,对于沈南鹏来说是一种煎熬,因为他们并没觉得这个中国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是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他突然变得重要了起来,因为包括花旗银行在内的美国金融巨擘都意识到了中国的价值,也意识到了沈南鹏们的价值。

  “当华尔街大的投资银行要在香港建办公室,或者准备帮中国企业上市时,我们这些人的价值一下子就大了。”他说。

  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花旗银行和沈南鹏都没有半点儿犹豫。在离开中国5年后,沈南鹏这个“海龟”带着美国投行的战略选择衣锦还乡了。

  这一次他并没有代表花旗,而是在千挑万选后接受了雷曼兄弟的邀请。他肯定回想起了自己最初被华尔街的十几次拒绝,“那种感觉真是完全不一样了”。

  机会突然摆在面前,他有些不安,也有些兴奋。兴奋是因为他终于可以告别文化的隔膜,找到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机会;不安是因为他在出国前没有任何工作经历,美国人以为他了解中国,事实上他认为自己并不真正了解那里的商业环境。

  多年后沈南鹏回想往事,对自己的那段投行经历心存感激,因为那段过往为他后来的创业和投资打下了基础。

  “你在投资银行里边工作,投资银行给你一张名片,提供给你一个很好的机会,你就去寻找中国企业做收购兼并或是上市的工作,这让你有机会走进中国企业,了解中国企业。我觉得1994年到1999年那5年的经验特别好,等于让我把课给补了。原来我不太懂中国的商业环境,到了1999年,我已经比较‘土鳖’了。这五年当中,你知道了国内的游戏规则什么样,懂得了怎么跟人打交道,学会了怎么去了解这个市场。”

  几年后,沈南鹏出任了德意志银行的中国资本市场主管,曾经帮中国财政部成功发行了5亿马克债券,也帮助多家中国企业发债上市。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 2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匿名发表

精彩排行

论坛

酒店新闻网 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Copyright @2007-2009 Chinahotel.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酒店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5052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