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酒店主页>旅游>国内旅游> 正文 icon RSS订阅 icon 网站地图

徽州:我心中尘封已久江南(图)

来源:新浪旅游 作者: >时间:2009-04-17 Tag:徽州   点击:

${长标题}

  我不知道别人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

  我只知道我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拧巴。

  很多年没有去过江南了,

  记忆中的江南仿若是在遥远的前世。

  我的心里有江南的时候,我还年轻。

  那个时候,还没有你。

  我喜欢坐火车。

  喜欢火车的那种清晰而且渐近的离开的感觉,

  所以就算老D用国航的里程换票来诱惑我我都岿然不为所动。

  唯一的憾事,是我把烟戒了,夜里无所事事只剩下睡觉,再也不能在午夜时分的车厢之间的过道里看呼啸的列车掠过荒芜小站时那缕闪进车窗的凄凉的灯光。

  我没作任何攻略,也根本还没收拾行李,我基本忘记了这个季节的江南是什么样的温度,也不知道除了冲锋衣裤之外还能穿些什么……只是在最后得知有可能到了那里会有车开,才顺手把一本地图——那年去青海时带着的地图——和眼镜塞到了包里。

  的确有车,一辆颇新的黑色别克。老D在合肥的朋友开了另外一辆车带着一家老小准备当我们的全陪。

  每次我开自动档的车都觉得自己的右手和左脚无所事事。

  每次我想安静的行走时遇到有熟人殷勤接待都觉得如坐针毡不知所措。

  我心里隐隐的担心这次旅行。

  第一次去皖南的时候,还是十二年前。那个时候的宏村里承志堂还可以楼上楼下随便的跑,站在公路边就可以一览南湖和整个村落,西递的小巷子里还冷冷清清半天遇不到另一个游人,碰到一个擎着画夹的男子挨门挨户的打听村子里哪儿可以投宿却最终未果。

  时隔这么多年,眼下连婺源都已经红到根本买不到车票的地步,不用想也知道皖南的那些早已变得举世瞩目了的村落会被开发成什么模样。

  所以,我只想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查济出现在我的行程里的时候,离我上火车还剩不到半天时间。

  我来不及也懒得去找路书,只记得网上看到的一篇介绍里说,那里最多的是美校去写生的学生们,游人甚少,没有长途车直达。

  我的地图旧了,青海的那几篇早就被翻得脱了线一翻开就会掉出来,图里既没有合黄高速,也根本没有查济这个地名,老D带的GPS也检索不到,甚至连当地的朋友都对这个地方茫然不知。

  真好!我心里暗暗的想。

  我只是凭着记忆知道那个地方在泾县的西边几十公里,一路打听着过去,中间三番几次的走错路,一脚刹车再掉头往回走......幸好路况不错,经常一路望下去见不到一辆对头的车,雨一直在下,虽然不大却细密持久,车窗外只能看见一片接天连地的雨雾,雾里隐隐的有油绿矮小的小丘和灰白的小房子镶嵌在金黄的油菜田里,觉得闷的时候打开车窗,一股久违了的清冷潮湿的空气卷着雨滴扑面而来。

  终于进了村子,把车停在一座祠堂高高的墙边,身后就是一条溪水,小旅馆的老板很殷勤的在雨里等着我们,然后带着我们去看房间,一座徽式小楼的二层,有雕花板的窗户和临溪水的露台,吱吱哑哑的细腿藤床,带着潮气的被子上一卷江南味道,小楼道里豁大的卫生间只有冰凉的水——老板歉意地说,这几天下雨,太阳能热水器肯定是用不上了——我一直不明白在这样阴霾的低海拔地区要太阳能热水器有什么用处,岂不大半年都是闲置而无用的?——不过,你们可以到我们家里去洗,就在过了桥的隔壁。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匿名发表

精彩排行

论坛

酒店新闻网 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Copyright @2007-2009 Chinahotel.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酒店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5052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