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酒店主页>旅游>国际旅游> 正文 icon RSS订阅 icon 网站地图

泰戈尔故居

来源:新浪旅游 作者: >时间:2009-04-13 Tag:泰戈尔故居   点击:

几年前,当我第一次捧起泰戈尔的《飞鸟集》的时候,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会来到诗人的故乡加尔各答。

“夏天的鸟儿飞到我的窗口,唱着歌,又飞走了。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

“瀑布歌唱道:我快乐地付出我全部的水,尽管一点点对口渴的人就已足够。”

“雨滴亲吻大地,轻声说:妈妈,我们想念家,现在从天上回到您的怀里。”

“我是秋云,空空的不载着雨水,但在成熟的稻田中,可以看到我的充实。”

“ ......”

我还记得,当我第一次读到这些如歌一般优美的句子时,我仿佛听到了大自然的欢歌。淡淡的喜悦和快乐从心底流淌出来,飞鸟在唱,瀑布在唱,雨滴在唱,秋云在唱。一种清新、宁静的感觉,像雨后的清晨微风扑面,像夏日的林间清泉淙淙......

一本诗集,我从中国读到了印度。生活在异国的土地上,对诗的感受和对诗人的了解也在不断地加深着。罗宾德罗纳特.泰戈尔,印度近代伟大的诗人、作家、艺术家、哲学家、社会活动家,他不但是印度文学史上罕见的巨匠,也是世界文学史上少有的大师。1913年,他以宗教抒情诗集《吉檀迦利》荣膺诺贝尔文学奖。这是印度人也是亚洲人首次获此殊荣。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我的心里有了一个愿望,那就是有一天能够到诗人的故乡、故居去看一看。说说我的朋友沙哈吧,他是印度人,在我认识的所有印度人中,他是中文说得最好的一个。说起来也真是够巧的,他是孟加拉邦人,和诗人是同乡;更巧的是,他读的大学就是诗人于1901年在圣谛尼克坦(SANTINIKENTAN,沙哈说叫和平乡)创办,后来于1921年发展成为大学的那所著名的国际大学。沙哈学的是中文,他渴望了解中国,同样的,他也成为我了解印度的一个窗口。给他看这本诗集时,他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我让他分别用中文、英文来读里面的句子,其实我心里是想让他用孟加拉语读的,虽然我听不懂。诗人的母语是孟加拉语,我特别想听听当诗人的诗用诗人的母语读出来的时候感觉是不是更美、更亲切,可我一直没说。

2006年2月,我终于来到加尔各答。加尔各答(CALCUTTA),印度最大的城市,美丽的麦丹广场,繁华的尼赫鲁大街,壮观的维多利亚纪念馆,茂盛的榕树林(GREAT BANYAN TREE),哪一样不值得一看呢!我说,我们先去泰戈尔故居。

寻找诗人的故居颇费了一番周折,因为语言不通的缘故,我们还闹了一个笑话。由于在英语发音中,泰戈尔(Tagore)与老虎(tiger)非常相似,所以当我们提出要去泰戈尔故居的时候,出租车司机一下子就把我们拉到了动物园,真是哭笑不得。

一早就出门了,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走进了泰戈尔故居的大门。迎面一座两层的红楼掩映在高大挺拔的绿树之中,幽静、典雅。楼前是绿油油的草坪,不知名的绿色灌木修剪得非常整齐,整个院子不大,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地赏心悦目。楼前靠右侧的地方,我看到了诗人的半身铜像,铜像安放在大理石基座上。诗人头戴长长的黄色花环,蓄着长长的胡子,睿智的眼神似乎还在思索着什么。

红墙、红柱、绿窗,这座宫殿式的建筑今天看来依然气度不凡。1861年,诗人就出生在这里。他是家中的第14子,家庭浓郁的文学艺术气息以及兄长们的多才多艺,对他产生了重大影响。他8岁能诗,14岁即发表了第一首长诗《野花》。1882年,出版了诗集《暮歌》,从此开始了他六十年的文学创作生涯。他毕生创作了50余部诗集,十几部中长篇小说,90多篇短篇小说,20余种戏剧,还有数量可观的散文作品和其他杂著。他擅长音乐,精通绘画,创作了2000多首歌曲和大量的绘画作品,印度和孟加拉国歌都出自他的手笔。《诗集》、《故事集》、《吉檀迦利》、《新月集》、《园丁集》、《飞鸟集》,这些他主要的诗作语言清丽,哲理丰富,抒情浓郁,想象奇绝。据说,当年凡是讲孟加拉语的地方,没有人不日日歌咏他的诗歌。

脱鞋登楼。走到二楼,才发现这是一座回字形的建筑,中间是一方天井。从外面的炎热中一路走进来,走廊里竟是非常得凉爽、幽静。有点点的太阳光透进来,影影绰绰的。书、画、照片、家谱,我们看得非常仔细,也很有兴趣,虽然文字看不大懂,但这种感觉非常好。我的意思是在诗人住过的地方,看着诗人若干年前看着的景象,心里默读着诗人的诗,感觉真好。在走廊里,迎面碰上了一位身穿纱丽的印度女子,她用英语问我,“你喜欢穿这衣服吗?”我一愣,马上意识到我身上穿的衣服正是印度传统的服装秋丽达,于是我微笑着说:“是的,很喜欢。

让我心生敬意的不仅仅是诗人在文学上的伟大成就,作为一名诗人、作家、艺术家,在60年的创作生涯中,诗人始终保持着不懈的探索精神和过人的创作精力。在一间展室里,我看到一个大的玻璃橱窗,里面整整齐齐地陈列着诗人的作品。我知道,这远远不是全部,因为在世界各地,诗人的作品被翻译成各种文字,以各种版本广泛流传着,比如我手中的这一本。在另一间展室里,我看到了诗人1924年访问中国的情景。作为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诗人毕生对我们的祖国和人民表示了无限的友谊和深厚的同情。在访问中国期间,诗人多次发表演说,他说,中国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他们创造了美的世界。他说,我从来不曾这样愉快,也从来不曾像与你们这样密切地与别的民族接触过。在中国,诗人度过了他63岁的生日。1941年,诗人在80岁高龄的时候,写了一首诗,回忆在中国度过的那个生日:在我生日的水瓶里/从许多香客那里/我收集了圣水,这个我都记得/有一次我去到中国/那些我从来没有会到的人/把友好的标志点上我的前额/称我为自己人/不知不觉中外客的服装卸落了/内里那个永远显示一种/意外的欢乐联系的/人出现了/我取了一个中国名字,穿上中国衣服/在我心中早就晓的/在哪里我找到了朋友/我就在哪里重生/他带来了生命的奇妙/在异乡开着不知名的花朵/它们的名字是陌生的,异乡的土壤是它们的祖国/但是在灵魂的欢乐的王国里/它们的亲属/却得到了无碍的欢迎。同年8月,诗人病逝于这座他出生的红楼

轻轻地走进,轻轻地退出。是洗礼,也是一种熏陶。走进时,是满怀的敬意,走出时,我的心境宁静而美好。

我要在我的书橱里摆上了诗人的诗集,常常看,常常想,常常回味。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或者下雨的日子,我会站在阳台上,大声朗读。如果你愿意,请和我一起吟哦:

“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阳而流泪,那么你也将失去群星了。”

“果实啊,你离我有多远呢? 花朵啊,我藏在你的心中。”

“绿叶在恋爱时成为花朵;花朵在崇拜时成为果实。”

“让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很久了。”

 ......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匿名发表

精彩排行

论坛

酒店新闻网 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Copyright @2007-2009 Chinahotel.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酒店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5052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