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酒店主页>旅游>国际旅游> 正文 icon RSS订阅 icon 网站地图

海钓与海浪共舞的刺激运动

来源:搜狐旅游 作者: >时间:2010-06-18 Tag:海钓   点击:
 
01
 

先给菜鸟们普及一下基础知识:什么是海钓

  海钓,即依据海洋中各种鱼类生活的海域环境形态,配合其生活习性、栖移状况、季节与气候因素、觅食习性等,采取有效的方法,以钓具和饵料诱钓之。

   海钓在欧美发达国家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与高尔夫、马术和网球被列入四大贵族运动之一而备受青睐。海钓爱好者,他们与礁石作伴,与海浪共舞,垂钓之间其乐无穷…… 海钓是休闲也是运动,一是既刺激又富有乐趣;二是还能锻炼身体。一名优秀的海钓手,不仅要具备丰富的海钓知识,同时还要熟练攀岩、登山、航海、游泳等技能,还要有负重行走的能力,背负重达50斤至80斤海钓装备,要在礁石上连爬带走。特别是夏天海钓,还要忍受高温的煎熬。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装备整齐就像海军陆战队队员似的,没有良好的身体素质是顶不住的。

  带你看看五位中毒极深的钓友的离奇经历

  NO.1 Justin(yzy007):发自内心的喜欢,是中毒的原因

  海钓钓龄:3年

  足迹:舟山群岛(东极、浪岗、嵊泗)、渔山列岛、南麂列岛

  最高纪录:2天十几条(楼主:“汗……”)

  Justin的QQ签名是“本命年~行大运~钓大鱼~”。钓鱼,早就成为他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第一次钓鱼已经记不清是在多大年纪的时候,浦东、南汇的野河、鱼塘通通走遍。2004年,他在报纸上读到一个整版的关于海钓的报道。后来Justin与报道中的主人公成为好友,而那时的惊鸿一瞥成为他最早诱惑的源头。

  牛刀小试要回溯到2007年。八月底,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加入户外活动朋友的团队,Justin在东极岛体验了自己的“处女海钓”。说到对海钓最初的感受,Justin很草根地说:很多鱼不认识,然后发现自己钓不来……虽然有无数次的挂底和因为不懂规矩造成的失误,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那种夹杂着清新海风的新鲜与激动,伴随着钓上大鳗时的大喊“下次我还要来”,它们的意义远远超出了懵懂青涩的开局。

  被Justin称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海钓是在处女钓两个月之后的嵊泗。虽然上鱼慢,虽然很多时候在钓龟,不过最重要的是“我们三个菜鸟都钓到了黑鲷”。没有了上一次的左右环顾不知所措,晚饭的黑鲷生鱼片,清蒸黑鲷和黄鳍鲷,油炸虎头鱼委实可以算作劳累之后的精神告慰。

  去年国庆节一早,当Justin和飞极速、小李挥刀等几个版友在车站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发车的时候,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海钓旅程会充满磨难,各种计划与实施的漏洞接踵而至,风浪作怪、包车迟到、高速堵车、被包车抛弃……尽管如此,下次海钓,我还是要去”。

  磨难中的温暖更让人难以忘记。天黑后赶到码头却找不到有空房的旅店,在版友小潭图鱼的帮助下终于有了落脚的地方,还品尝到了小潭图鱼妈妈烧的海鲜。回程时买不到船票,在只有一面之缘的船老大和前晚寄宿的房东阿姨的帮助下,在临开船的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三张回程票。

  垂钓模拟场

  去东方菲尼克斯做“渔夫”

  如果还没做好去海边面对风浪的准备,市民们可以先寻觅一些专门的垂钓区小试身手。近日,位于青浦区练塘镇青浦现代农业园区内的东方菲尼克斯国际乡村俱乐部推出了一项针对三口之家的体验活动,只需要580元,就可以和家人在自然秀丽的庄园内参加各项体验活动,如垂钓、双人自行车、迷你高尔夫等活动(活动器材免费借用),还有机会参观有机农场,品尝有机家庭餐。

  靴子湖是东方菲尼克斯的中央景观湖,在空中俯瞰,形状神似一只靴子。靴子湖由原本的六个鱼塘改建而成,湖里饲养有昂刺鱼、草鱼、白水鱼、鲫鱼、鳊鱼等多种淡水鱼。初夏时节,湖中饵料充足,鱼儿肥壮繁盛,正是垂钓的好时机。如果不想像往常那样长途远涉地观景,那就不如去东方菲尼克斯当一日的悠闲“渔夫”,在绿草如茵的湖边坐一下午,听着身旁的鸟唱虫鸣,一定会让你不虚此行。

  湖边还设有甜品吧、咖啡厅等设施,设计精巧,处处洋溢着欧式风情。垂钓的闲暇,不妨与家人在此小憩一番,尝些甜品,眺望远景,舒适惬意莫过于此。

  NO.2 上海老祁:海钓没有七年之痒

  海钓钓龄:7年

  足迹:舟山群岛一带

  最高纪录:单尾七八斤重的黑鲷

  聊天的时候老祁刚刚结束上一次海钓,这次是去的浪岗,鱼获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身为上海唯一一家在市钓协注册的海钓团体——上海海钓俱乐部的负责人,老祁基本上每周都会出海一次,周六周日都贡献给了大海。

  对于从小在船上长大的老祁,钓鱼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在把周边的湖泊内海钓了N遍之后,2004年,老祁一行三个菜鸟只带了淡水的抛竿和小号的线轮,当地渔具店的老板看了直摇头,三个菜鸟只能重新在当地渔具店配置装备。第二天在当地钓友的带领下出海了。老祁回忆起来说,“第一次站在礁石的感觉,无法形容,只能用很好来形容”,也难怪人们将海钓称为“蓝色鸦片”。

  去年渔山的全国海钓锦标赛上,老祁大秀了一把,最后获得了亚军。他说起这件事来最深刻的感触倒不是好成绩,而是完全凭借自己经验和技能体验到的收获的满足。老祁凭借潮流走向,判断出鱼大概在何处,再巧施饵把鱼引过来。虽然一开始上鱼慢,但是最后还是凭借技术后来居上。

  老祁负责海钓俱乐部已经有五年了。俱乐部是一个单纯以休闲娱乐为目的的非盈利组织,几个负责人每年都要贴几万元钱给俱乐部,时至今日,俱乐部已经有正式注册会员43名,外围的非注册会员数不清。老祁的爱人很支持他海钓,“男人总得有样爱好”。阿姨甚至有时跟他一起出海,权当旅游,顺带帮忙烧烧海鲜。

  距离老祁与海钓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已经7年,打趣问他说海钓有没有七年之痒。老祁说没有,“越钓越爱,越钓越上瘾”。谈到他将来的计划是什么,老祁想了一会儿说,“要想一辈子有乐趣,就去钓鱼,钓鱼最快乐。 ”

  NO.3 最爱钓鱼SH :学会观察,保持谨慎

  海钓钓龄:6年

  最高纪录:2008年3月,在舟山海钓时,独获13条黑鲷,皆重3~6斤

  足迹:舟山、青岛海域、深圳、海南的众钓点

  自小在奉贤区长大,华先生十分熟悉河溪环境,也对河湖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坐在岸边垂钓,让那时那个调皮的小男孩开始培养“静”的习性。后来,他接触了关于海钓的日本宣传片,逐渐开始涉足这个众人眼中充满风险的活动。那是在2004年的8月。

  作为第一批来到舟山群岛海钓区的钓友,他见证了近几年海钓领域的可喜发展。 “广东、深圳那边的海钓区开发得比较早,舟山钓场虽然起步晚,但是由于一些天然的优势,比如渔场大、鱼类品种多,吸引了不少来自韩国、日本的钓鱼爱好者。 ”但是,他也对愈演愈烈的海污染表示了担忧,认为改善海洋环境、保护鱼类资源,任重而道远。

  “海钓需要充足的体力、细致的观察,还要时刻保持谨慎,”华先生总结道。他比较偏爱矶钓,即在突出水面的岩石或礁石滩上垂钓。矶钓时,常见的鱼种有黑鲷、海鲈鱼等。

  尽管海钓会消耗许多精力,但华先生非常乐意接受这种挑战。他坦言,平日在工作环境中,难免会积累压力,心理上会有一些压抑。一个阶段后,他需要有个放松,来到远离都市的海边或是郊外,呼吸新鲜空气,参与到挑战身心的海钓项目中,重新激起斗志。

  曾担任上海海钓俱乐部的秘书长一职,现在,华先生已退居幕后。对有兴趣参加海钓的钓友,他友情提示:这个项目在财力上还是有一定要求的。例如,他曾参加过一次为时两天两夜的活动,花费了近二千元。

  NO.4 钓友“鳗鱼”:独钓于西沙群岛之上,处江湖之远,立大海之上。

  只要熬过海吐,你就无法自拔。平民海钓与贵族海钓最为不同的是出海的交通工具。乘坐游艇比普通的渔船至少快4倍,而速度也决定了海钓的舒适度。渔船出海直接带来的后果就是持续不断的摇晃所引起的持续不断的海吐。游艇通常比较稳,上面就像是一座移动的星级酒店一样,设备齐全,睡得舒服。小渔船在风浪中摇晃得特别厉害。以去西沙群岛永乐岛为例,渔船出海直接带来的后果就是长达20多个小时的摇晃和海吐。

  这个春节第一次出海的“萤火虫”向记者描述了小渔船上的“蜗居”:这条小渔船共有2层可以住人,但住人的仓间间隔很窄小,共有4个3人间,12个单人间,还有一个大通铺。而将在海上漂相依为命的“小窝”:宽0.7米,高0.8米,长1.8米。但是,大家在经受住长达20多小时的晃悠和“海吐”之后,依托这个蜗居,开始了一场思念旷日良久的平民海钓之旅:第一次亲手把海鱼从海底抽拉上来,第一次亲手捕获一条大生物,第一次见到活的珊瑚,第一次见到乌贼喷墨逃跑,第一次上海钓,体验海参就在脚边蠕动的心痒痒,第一次把活生生的海胆直接剖开来吃。

  最经济的海钓可控制在千元内

  刘康自小生活在粤东地区的大海边上,大海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但海钓却是近几年才开始实践的事情。在他的回忆中,海钓就是“好玩”,当时听到朋友要出海,所以就心血来潮地去买了装备,准备一展身手。对于“菜鸟”级的海钓手来说,所有装备加起来其实可以控制在千元内。主要是鱼竿的价格比例大,一根约250元,再配一个轮子和线,大约是450元。其他的费用则是租船、交通等。鱼饵很重要,但非常便宜,“我们一个晚上3、4个人,每次买5块钱左右的白虾,几乎所有的鱼都喜欢吃,5块钱就可以玩一个晚上。”刘康第一次出海,滋味并不好受。“那时找到的渔船很小,感觉就像小竹排一样,宽不到一米半,长差不多七八米,还是个没有船舷的小船,稍微遇到一点风浪就抖起来,摆晃的幅度很大;那一次根本就没有心思钓鱼,感觉就是为了保命,能稳坐就已经很不错了,无法动弹。第一次出海算是先历练,权当看海,没有收获,连鱼竿都没有机会伸出去。”从那一刻起,对渔民十分敬佩。接下来的海钓,慢慢进入顺境,更加喜欢上这项“累人”的运动,有时在海岸边上一蹲就是一整宿,但苦乐自知。一般都是晚上出海,准备的东西只需要一个钓鱼包。刘康出海的装备是两根海竿,总长度一米八左右,但收起来仅约0.6米。因为担心自己是新手,技术有限,所以选购的时候还是买了相对比较好的南韩杆,日本的轮。近年来一直在用,效果不错。最主要是那捆钓线,一包鱼钩,大大小小重量不一的铅坠,因为海底石头较多,或海鱼很大,如果在收线时被吃住的话,只好把线直接拉断,重新装钩和铅坠,甚至要重新换线。去年在南海油田海钓时,看到一场“海上奇观”—“海豚围猎”,正当他们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带领他们出海的渔民悠悠地告诉他们,“这一般都是台风来的前兆。”

  掌握时机,降低海钓成本自从迷恋上海钓之后,刘康的夜生活甚为丰富,而白日里则喜欢不断地研究“钓鱼经”,与海钓相关的资料和字眼都不放过。“涨潮时最容易钓到鱼,掌握好时机的话,对钓鱼的技术和装备等要求相对来说就不高了。”顺应潮落潮枯,抓住涨潮前的分分秒秒给鱼抢“粮草”。粤东地区的海民说,“海潮听海边的人说,初三流,十八水,初九二十三早涨暗涨中午干”。“初三流,十八水”,意思是说,这两天的流水最大最快;“初九二十三早涨暗涨中午干”的意思是,这两天早上六点和晚上六点潮水涨得最高,中午12点最低。一般来说,涨潮时海水处于运动状态,搅动着海鱼的运动,四处觅食,所以涨潮是海钓的最佳时期,海鱼咬钩频率可增加数十倍。因此粤东地区的渔民还推算出一种比较简易的算法:要算出一天海水最涨的时候,就是以当天农历的日子乘以0.8。比如今天是初十,乘以0.8就是八点,早上八点和晚上八点就是海水涨潮最厉害的时候。刮起海风时对海钓收获的影响也颇大,有风时,风力搅动潮水运动,增加了海鱼觅食的频率。风力的大小以三四级最好,连续几天大风之后平息下来,也是海钓的好时机,因为海鱼在大风中好几天未进食,海风平静下来后显得特别饥饿,进食上钓率成倍提高。已经对海钓“迷恋得无法自拔”的鳗鱼和谷子一谈起海钓时的奇遇,也是一脸的虔诚。鳗鱼和谷子他们,去年在南海油田海钓时,看到一场“海上奇观”。当时上万条海豚若隐若现,经验告诉他们,这是“海豚围猎”的开始,主要是海豚开始分工捕食,这个大家族围成一个大圈,不停地绕着猎物游动,有组织、有纪律,海豚之间不断地游动、换岗,换位置。正当他们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带领他们出海的渔民悠悠地告诉他们,“海豚围猎,一般都是台风来的前兆。”渔民建议,要尽快回岸。结果,那便是去年最大的台风“蔷薇”的前一周。“蔷薇”是16级台风。

  NO.5 谷子

  第一次去南海油田海钓时,用一般普通的装备,钓起了一条1.4米长、60多斤的红章。装备,买不起贵的就买合适的根据海钓发烧友的总结,一套初级必备装备的最低价格在600~700元左右即可,如果配一套可以玩一段时间的装备的话,价格在3500元左右即可。可见,海钓的平民化完全可以实现。资深钓客谷子介绍,海钓除了装备是关键之外,运气和技术性都缺一不可,而更多运气和技巧的东西都是要求“熟能生巧”;相比之下,并非最贵的装备就是最有收获的,也并非普通的钓竿就无法施展。同等装备的情况下,大鱼上钩,有好装备的话,线、钩、杆,都能承受得起,控鱼技术和装备配合得当,就有机会钓获大鱼;但有好装备也非“万能”,曾经有香港的朋友,装备全部都是从日本进口的,但在一次海钓中便“炸掉了3支好杆”,那可都是好家伙。可惜还是敌不过海底的那个“怪物”,炸杆不仅是前功尽弃,而且连杆都毁灭了,损失惨重。

  谷子第一次去南海油田的海钓时,用一般普通的装备,钓起了一条1.4米长、60多斤的红章。尽管解钩的时候,发现钓钩已经完全扭曲变形了。但谷子凭的是除了好运气,还有熟手的沉着和敏捷反应。海钓老手建议,“海上钓鱼除要求有必备的手竿或海竿等渔具外,在船沿上还必须装有鱼竿架和较大的手摇轮,以便钓到大鱼时,可以依靠渔竿架、手摇轮溜鱼。”谷子和鳗鱼等一众老钓友们,更是从熟悉“海性”到逐渐熟悉“鱼性”,从而能够比较准确地找到目标鱼出没的地方和时机。“海鱼多数是成群游动的,鱼群来时,要找准机会,抛钩下水,便很有可能连连上鱼了。”海钓,说到底是个力气活。在钓友们展示出来的海钓用品中,不论价高货平,一个更比一个重,要提着这些笨重的装备,与海鱼争时间,还要与海狼(海狼是一种非常凶猛的鱼,如果钓起的速度慢的话,有可能已经上钩的大鱼就被海狼吃掉了)比速度,的确是需要考验和比拼力气。通常是当大家还沉醉在钓到大鱼群准备收线的时候,海狼一刻也没有闲下来,多数发烧友一提起鱼钩就生气了,多数只剩下一个大鱼头,鱼身全部到海狼嘴里去了。据说,最高峰的时候,一位钓友被海狼打劫了近20次。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 2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匿名发表

精彩排行

论坛

酒店新闻网 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Copyright @2007-2009 Chinahotel.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酒店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5052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