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酒店主页>旅游>乡村游> 正文 icon RSS订阅 icon 网站地图

人在旅途,火车的回忆杭州

来源:[标签:出处] 作者:[标签:作者] >时间:2008-11-27 Tag: 点击:
人在旅途,火车的回忆


(火车上看到的福建的乡村,宁静而美丽)

周末从杭州乘火车去上海,上车后看到附近坐着个外国大男孩, 旁边的女孩好象是他妹妹,两个都背着大行李包, 猜测应该是出来旅行的。旁边的两苏州小伙正议论着老外,那个大男孩自己脱口而出:我是老外,会说中文的……,让人忍俊不禁。后来他自己介绍说:家在德国慕尼黑, 来中国六年半,目前在沈阳读高中……看这两人没有父母陪伴,居然也能自己独闯天下,确实让人挺佩服。快到上海的时候,我旁边的小姑娘忽然大呼不好:怎么手机信号不好了,然后央求我帮她短信告诉接站的朋友:在上海站东南出口等她。临近快下车看她好象还是很紧张的样子, 问我东南出口怎么走啊……她接着说他在杭州的大学毕业后就工作, 没来过上海,所以……倒!

现在的火车速度当然越来越快,舒适和服务条件也日益改善,成为人们出行的重要交通选择。对我而言,似乎更怀念那旧时的火车:广袤的戈壁上,盐湖边的平直铁轨无尽地向远处延伸,绿色的钢龙喷吐着长烟一路行来,那鸣响的汽笛在久远地回荡,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真正是一个辽阔的空间,也寄托着我童年对远方最浪漫的憧憬……20多年前乌鲁木齐到上海的火车上人虽然也有点多,不过秩序很好,不时有人还会送水,晚上钻到座位下面打个地铺,卫生实不成问题的,和现在一些春运长途车上垃圾成堆不能比。每到停靠站,那亲切的广播“衣帽钩上行李架上物品仔细检查…….,至今印象深刻。眼前,这趟杭州到济南的列车,开行不久列车员已经全程不停提醒,衣服别乱挂,东西随身保管, 似乎旅行一开始就感觉天下皆贼了,需要全神戒备了……


(火车上看到桂北到处是奇峰耸立)

最狼狈的火车记忆是在郑州站,这个号称中国最大的铁路枢纽,南来北往的人潮汹涌。考上大学的92年夏天, 虽然还不是春运, 奈何过路车已经人满为患 ,过路的火车连门都开不了。不得已用随身携带的新疆哈密瓜做诱饵, 让厕所里的人开窗把我们一家人扯入, 终于明白了糖衣炮弹的作用,但这个贿赂的作用仅限于帮我们上车,之后我们必须离开他们站立的空间。一家人然后被一路夹持到了湖南老家, 几天下来,似乎人还在火车上,静坐时看周围东西都有火车上移动的感觉。 若干年的2005年夏天,在西安到洛阳夜行车上, 漆黑中听邻座的妇人悉悉簌簌忙着排列组合优化倒腾, 筹划把新疆带来的哈密瓜装好带下车, 回忆和现实的交织,一种甜蜜又苦涩的感觉油然而生。

挤上人满为患的火车,出发时往往就是受罪的开始,而想想旅途的另一端,终于能见到家人,也算是受罪的一种心理安慰和补偿了。1996年的夏天,上海到乌鲁木齐的车票居然要凭身份证登记限量购买,,比现在专家提倡的实名制早有先见之明。那时75小时的非空调硬座,人的耐力勘比现代的夸父,一路西行逐日。江南闷热,中原拥挤,陕西夜黑, 河西走廊风大,待到夜半醒来,车进新疆尾亚, 身上已是风沙满身, 激动之余竟忘了干燥的空气让鼻血长流……


(北京站外的明城墙城楼)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 2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匿名发表

精彩排行

论坛

酒店新闻网 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Copyright @2007-2009 Chinahotel.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酒店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5052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