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酒店主页>旅游>乡村游> 正文 icon RSS订阅 icon 网站地图

南海姑娘的雨季三亚

来源:[标签:出处] 作者:[标签:作者] >时间:2008-11-27 Tag: 点击:
南海姑娘的雨季

时间:指时间计量。包括时间间隔和时刻两方面。——《辞海》

2008.6.4

是不是在云层之上,就不会有黑夜?

在飞往三亚的飞机上,我睡着了。没有睡踏实,徘徊在半酣与清醒之间,做着灰色的梦。醒来时,觉得身上粘嗒嗒潮乎乎,还是累。此时是08年的6月4号,离开某段灰色的日子已经快3个月了。在这段日子里,忙着答辩,答辩结束的20余天,我去急诊上班,休息时学车、准备旅行,像陀螺一样地转。可是忙碌依然挥不去某些事给我的阴影。

我知道这是在走悬空钢丝,掉下去会死,走过去也是虚无。但金牛座的女子常常会一根筋地死钻牛角尖。好友说:“时间会改变一切的。”我费力地看着时间在我身上以极慢的速度一寸一寸地挪动着,仿若看着自己一点点陷入流沙中。

此时快晚上8点了,窗外还是看得到太阳倦怠的余晖和暧昧的云霞。

是不是在云层之上,就不会有黑夜?那么如何迎来新的早晨?

侧过身和庆和佳佳说说话,冲淡心中的落寞。我们交流着这些天如何准备旅游,眼角不停地瞟那个笑容腼腆的俊美空哥。旅行是令人期待的,可以置身陌生无助的环境、穿奇装异服、吃奇怪的小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对于孩子来说,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在旅行;而我的心已经开始麻木了,需要用漂泊来唤醒对生活的好奇与喜悦。

雨季不再来

近三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慢慢贴近地面。我从窗口望见椰树绰约的剪影衬在橘红的灯光下,心里生出些许期盼。

走出机舱,空气温热潮湿。

取完行李,等了一会儿,伯伯开车来接我们。车行一路,左边是酒店旅馆,右边是椰林海滩。我摇下窗,贪婪地望着沿途的海景。

天空飘零了几滴雨。伯伯说六月是海南的雨季、七八月是台风季。

雨季?海南也有雨季么?是疾风骤雨还是如梅雨季般湿热绵长?

突然,无由头地想到三毛的书名《雨季不再来》。我不知道是雨季不会再来,还是我不会在雨季再来;就好像和某人说“再见”,是会再见,还是再也不见?我害怕思绪又纠缠了,告诉自己不管如何,今夜无法复制,这个雨季属于我。

车子在三亚湾的某幢高层下停下。我们的房间在26楼,一室一厅,各带一个面朝大海的阳台。三亚湾的大转角展现在眼前,黑色寂静的大海,椰梦长廊的橘色灯光像是一串闪亮的项链。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吃水果。伯伯把我们送到不远处的小超市下。我们买了明天早餐,又要了三个红椰。

原来,这就是椰汁的味道啊,不甜,也没有奶味。三个女孩各自捧了个比脑袋还大的椰子,好重,双手托举,像是捧着圣坛的雅典娜。三个雅典娜走到海边,迎着浪头奔去,刚刚触到海水温柔的臂膀,又尖叫着嬉笑着逃开。和大海玩着挑逗,追逐,躲猫猫的游戏。

十点半了,裤管被打湿了,拖鞋里夹杂着细砂。早点回去休息吧。回到住处,新奇地捧着椰子拍了一会照。椰汁喝得肚子鼓鼓,倒出椰汁也有500ml,算下来一个椰子有1L的汁水。椰肉也嫩嫩的微甜。

打开行李箱收拾了一下,临睡时已经12点半了。

佳佳想离群索居睡客厅,庆说:“感觉她睡在一堆垃圾里啊!”(我们已经把客厅折腾了一番)然后,我俩就放肆地坏笑,笑到引着佳佳从客厅里抱了被子来和我们挤床睡。

2008.6.5

假如世界末日

梦里听到有人作诗——


远处有山
脚下有海
山是黑黑的
海是绿绿蓝蓝的
沙滩是土黄色的……

睁开眼睛,发现不是梦,是佳佳站在窗口,拉开窗帘,面朝大海,吟诗。一看手表,六点半。心里气得我直想用枕头砸她,可脚神不争气地下床着地,迈到窗前。惺忪的双眼睁开了,好大好大的一望无际的大海啊!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 1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匿名发表

精彩排行

论坛

酒店新闻网 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Copyright @2007-2009 Chinahotel.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酒店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50520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