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酒店主页>旅游>乡村游> 正文 icon RSS订阅 icon 网站地图

转经路上(七)--空行母的圣木

来源:[标签:出处] 作者:[标签:作者] >时间:2008-11-27 Tag: 点击:
转经路上(七)--空行母的圣木

夕阳下我向你们眺望,
带着流水的忧伤。
还记得初见时的模样。

…………………………………………………………………………………………

湍急的舍曲河一路相伴,跋涉在茂密的森林中。
泽西和大姐已走得不见踪影。沿着小路,我和另四个藏女结伴同行。
脚下松软的泥土夹杂着大小不一的石块,巨大古老的树木无声无息的朽倒在路边,结满青苔。
隔半小时左右休息一次。阿佳和藏女们都不卸包,坐在倒下的树身上。卓玛还是在专心念经。
我感觉背上的大包越发重了。沉沉的压着双肩。体会到百步无轻担的滋味。

休息的几分钟脑子完全是空白的,什么都不愿去想。
直到阿佳起身,才猛的回过神,意识到又要继续往前走了。
 真想就这样坐着,化为一棵树。
上包时,身边的同伴总会帮着把沉重的大包托起来放到我背上。我弯下腰,跳一跳,让包滑上肩头,难以形容此时身体的痛苦。
行走时,常常有走得两眼一抹黑的感受,心里就念叨着赶快休息吧、赶快休息吧……
走得时间长了,背上的大石头仿佛与身子连为一体。忽的卸去,仿佛有种能飞起来般的轻盈和舒坦,这是我走路时最最盼望的欢乐时刻。
同伴帮我卸下包,把好的地方让给我坐,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这一路上都是他们在照顾着我。

“置身于陌生的语言环境中,你会更加感到孤独。”,
 一直记得这句《千里走单骑》中的台词。曾击中过我。
但和藏族同伴朝夕相处的这几天,一开始我有过这样的担忧,但越来越体会到和他们同行的乐趣。
他们也早把我当成了队伍中的一份子。
中午喝茶时,泽西说:小王,我们都愿意和你一起走,你象个男孩子……。
我笑笑,不知道是该为自己感到高兴还是悲哀,我还是那么粗糙。
我不在意路难行,东西重,也不管身体是多么疲惫。我只知道此刻心灵平静充实。
与藏族同伴彼此相依走在漫漫转经路上,目的简单——只为了朝拜神山。
心变得柔软而纯粹,仿佛能飘扬起来。
此时身体和心灵完全契合,感到轻松,安静,坦然。处于一种完美状态。
我想这儿应该就是悟空所说的---能“净化心灵”的地方吧。


插图1:


(转经路)

一个小时后,男队追上我们。在路边休息。
 我们到达一处叫“仲且朗”的地方。意为“取蜂蜜的道路”。
这里有眼泉水,从路边的土洞中涌出。洞边厚厚的苔藓上贴满了纸币,四周围着经幡。传说这是被活佛加持过的圣水。
大家都恭敬的弯腰掬些水来喝。小伙子们走湿了头发,坐在一边休息。
又往前行,两旁竹林茂密,男队的小伙子们纷纷去采,老大他们边走边嘻嘻哈哈的手里用小刀在削着什么。

指南经上说“仲且路边有黄丹药泉水,这里的花草竹木皆是空行母的圣木,栖息的飞禽走兽,有的是看护圣地的门犬,在此看见猛兽也不必害怕。茂密的森林和参天古木都是宝盖、胜利幢、锦幡等挂饰物。”
“这一带生长着一丛丛竹林,因指南经说这些都是空行母的圣木,所以行人一般都在这里采伐一根竹子带上路,一来可以作路途之伴,再者将此木带回家中,有很大的加持力,也可作为外转卡瓦格博的纪念。藏族人家中的中柱上,都绑着这里的竹子。有的人家中柱上已经系满了竹杖,还插在房顶梁椽之间。”

去年在松塔老村长家。主人和我们聊天。骄傲的说起屋子中间那根转过梅里雪山的柱子,原来指的就是这种绑在柱子上面的青竹杖。当时怎么也没想明白,光注意那根木头了。结果悟空发现有很多虫子爬在上面,把我们都吓坏了。
老大他们还采些细小的竹子,边走边削。泽西和大姐也在低头弄这个。不解。休息的时候,便去问她。



上一篇:无料、放题与恣妮娃大阪
下一篇:没有了

查看所有评论 共有 3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匿名发表

精彩排行

论坛

酒店新闻网 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Copyright @2007-2009 Chinahotel.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酒店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5052027号